别朱栩诺侗儿老公,惊,巴掉

十五六岁孩竟此胆未婚妻话。

见朱栩诺满脸醋连忙解释:“栩诺,别听孩胡两次,怎老公,压根认识!”

朱栩诺听句话,脸空,朱栩诺转头望向侗儿:“剑青哥哥未婚夫,什老公!”

“未婚夫,未婚夫,未婚吗?”侗儿满脸屑,:“已经结婚九尸门压寨郎君!”

!”朱栩诺愤怒

朱栩诺侗儿争风吃醋间,刘平猛侗儿身边,伸侗儿。

侗儿身体,声惨叫声,双肉眼速度变漆黑

尸毒!”平双黑气窜,云林脸色变,艰难腰间掏两包随身携带糯米,撕布袋臂撒

呲呲呲!

白花花糯米落,“呲呲呲”阵黑烟,烤焦,刘平忍阵凄厉惨叫声,被尸毒感染皮肤快速糅合,形疙瘩。

让刘平感更绝望尸毒刚排完,举两团火焰白煞竹已经走

“师父,救,救!”平脸已经半分色,哭丧脸,转头望连站云林

白煞竹准备攻击刘候,云林抱住白煞竹双腿,拖住白煞竹

“徒儿,快跑!”

白煞竹被云林拖住,缓缓头,双诡异眼睛充满云林

白煞竹眼神仿佛警告云林赶紧松

平望堵住侗儿,哪敢再朝跑,受敌哭丧脸冲远处云木长老:“长老,帮帮师父吧!”

走远云木长老听呼喊声,冷冷“哼”声,:“神霄派够丢脸吗,风水斗法,命,解决,神霄派拉。”

云木长老跟头,已经再管

云木长老句话压死骆驼根稻草,本身受重伤云林长老句话,“哇”口鲜血,抓住白煞竹

白煞竹两团火焰朝刘脑袋拍瞬间,朱栩诺突声:“等等!”

压根控制白煞竹朱栩诺句话,竟

转头朝朱栩诺望听朱栩诺:“剑青哥哥,德,放次吧!”

朱栩诺平求悦。

朱栩诺察觉眼神变化,低声:“剑青哥哥,云木管刘平毕竟神霄派次杀平虽解气,隐患!”

怕什神霄派!”朱栩诺猞猁让刘平血债血偿。

朱栩诺神霄派闹太僵,满脸焦急劝解:“剑青哥哥,医神婆医神婆经常……”

朱栩诺句话猛仇恨清醒奶奶告诉,救命,功德量,命,医者,绝轻易伤性命!

听完朱栩诺轻易平,身边,冷冷:“死胖扎纸术法,服?”

服,服!”刘平听死胖丝毫点脾气,点头哈腰:“皮少爷医神婆,简直!”

两句话倒十分舒服,:“求!”

“皮少爷请,皮少爷请,让干什。”连连客气

指向被锁猞猁,:“猫放,并且给跪磕头,叫声祖师爷!”

!”远处神霄派未走远,听句话,怪异

神霄派怪猫做祖师爷话,打神霄派

“啊?”听句话,刘色。

候,远处云木长老冷哼声,:“怪猫什关系,怪猫,怪猫?”

咯噔,刚刚太,竟忘记猞猁帝王

“云木长老,!”

见朱栩诺望向远处云木:“喜欢猫咪,猫咪受半分委屈,宗门弟命,换猫咪命,云木长老宗门弟猫吧?”

思创文学【www.sichuangfa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天师寻龙诀》最新章节。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予你

予你

阮呈
〈一〉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,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,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,没过多久,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。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,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,历经情场之坎坷,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。她们是初恋。爱的毫无保留。所以就连分手时,都分的比常人激烈,异常难看。〈二〉多年后,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,却在冠冕影后那晚,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,甚至哽咽难言,众目睽睽之
其他 全本 106万字
婚后热恋

婚后热恋

泡沫红茶
一场乌龙,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。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,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,眼光终于正常一次。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:“你这行情,还需要出来相亲?”钟廷晔先是一愣,唇角微挑:“一直也不太好。”“......?”沈轻白不解:“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?”钟廷晔点头:“嗯,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。”沈轻白了然:“既然如此,我俩要不凑合凑合?”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,眸光里压着笑,
其他 全本 31万字
乡村野花香

乡村野花香

梧桐树下
☆☆☆本书简介☆☆☆无意撞到村长好事的张威,因此跟自己肖想的那个美丽女人有了牵连。随之而来的还有各色美女,人生大逆袭。...…
其他 连载 123万字
当维修工的日子

当维修工的日子

带刀
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,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…
其他 连载 66万字
杨羽丝小云

杨羽丝小云

李清狂
☆☆☆本书简介☆☆☆刚刚大学毕业杨羽,被分配到浴女村支教,寄宿在小姨家里,没想到……...…
其他 连载 250万字
只要你

只要你

九兜星
‘双向暗恋|久别重逢’1,初遇陈忌,是八年前盛夏。周芙来小岛养病,在陈忌家小住。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,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。最开始常蹙眉不耐:“滚,别烦老子。”仅是几月后,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。守在周芙床边,一口一口耐心地喂。少女归家前夕,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:“走了就别回来了,给我几天清净日子。”这一别竟是八年,周芙当真没再回来。2,再遇陈忌,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,彼时周芙不过是
其他 连载 55万字